从现在到2020年,中国纺织强国建设的外部环境怎样?纺织、成衣和纺机三大行业发展前景如何?纺织企业面临的最大挑战和应对办法是什么?3月31日,著名经济学家,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名誉院长林毅夫出席2014中国纺织行业年度创新人物表彰活动,就《新常态和中国经济发展与产业升级转型》作主题演讲。他认为纺织业将在新常态下继续为国民经济做出新贡献。而后发优势、微笑曲线……这些看似老调的经济名词再次被他强调,成为纺织业自我提升的关键词。求解一:“中国经济唱衰论”靠谱吗?林毅夫:这些年世界上总有一些声音唱衰中国经济。我认为,分析一个国家经济增长的条件,要看它的内在潜力和外部条件两方面。从2009年以来,发达国家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如美国,近两年每年GDP的增长不足3%,复苏反弹应有的6%~7%增速尚未出现。未来几年,中国经济面对的外部需求可能不太好,但内部需求和提升的空间仍很大。相比发达国家,中国经济从中低水平向中高水平发展的过程中,基础建设、技术提升、城镇化等产生的需求提供了广阔的投资空间。相比发达国家,中国在技术创新和产业提升中,仍有现成的前沿技术和发展模式可借鉴参考、消化吸收。纺织产业创新和劳动效率提升的空间将继续存在。求解二:中国成为高收入国家后的喜与忧林毅夫:有预测认为,未来两年,印度GDP增速将超过中国。近年来印度领导人正在强化“印度制造”的发展战略,加之其国内工资仅为中国的1/4,因此未来印度有望成为承接中国产业转移的最重要的国家。按照既定发展目标,到2020年,中国将实现工业总产值和居民收入两个翻番。届时,中国将快速进入高收入国家行列。以2010年中国居民年均收入4400美元计划,2020年将达到8800美元。加上人民币升值的因素,2020年中国人均GDP将达到1.2615万美元的高收入国家指标。由此带来一个有喜有忧的结果:中国将是全球最大的市场新增国家,预计占全球新增市场的20%~30%。但同时,纺织业面临的一个巨大挑战是工资水平增加。求解三:纺织、纺机和成衣企业何觅发展空间?林毅夫:2020年,中国一线工人的月均工资至少将达到1000美元。在这种情况下,纺织、纺机和成衣这三大纺织业主要行业将面临不同的发展条件。相对而言,纺织和纺机行业资本和技术密集度较高,未来10~20年,升级空间较大,尤其是纺机业,随着劳动密集型企业更多地转出去,纺机企业将获得巨大的需求空间。工人工资上涨对成衣业构成较大挑战,预计劳动力成本在未来6年将翻一番。因此,那些做好品牌、具备微笑曲线的服装企业尚有发展空间,而加工型企业则势必向成本新洼地转移。企业“走出去”前景如何?从中国香港和中国台湾过去多年“走出去”的实例看,制造业转到中国大陆这一成本洼地,普遍的结果是为企业发展壮大积累了优势。形象地说,大企业仍是大企业,小企业已成长为大企业。我个人认为,越南、柬埔寨、孟加拉等国家,目前工资上涨的速度已非常之快;非洲将是全球劳动密集产业的最后一站。

2014年12月,安徽省纺织业实现增加值47.5亿元,同比增长11.9%。全年累计实现增加值达到460.9亿元,同比增长12.1%,占全省规模以上工业的比重为5.3%,对全省规模以上工业增长的贡献率达5.7%。主要产品产量均有大幅提升:其中全年共生产服装109263.3万件、布116485.2万米和纱104万吨,同比分别增长5.8%、8.9%和10.3%。

在刚刚闭幕的博鳌亚洲论坛2015年年会上,“一带一路”建设成为一个重大议题。国家发改委、外交部、商务部联合发布了《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并出炉了“一带一路”路线图。  这一国家重大战略的实施,让柯桥企业无论是通过贸易往来还是“走出去”,都可以获得更大的成长空间。事实上,精明的柯桥商人早已跃跃欲试,有的则已捷足先行。  “叶得沙”中亚开设门市部  每月销售面料30万美元  叶得沙纺织品贸易有限公司,一听公司名称就颇具“中亚味”,但这却是柯桥一家本土纺织贸易公司。“‘叶得沙’是塔吉克斯坦的一个著名市场,我取这样一个公司名称,主要是为了增加中亚国家客商的亲切感。”单光林是位于柯岩街道的绍兴县叶得沙纺织品贸易有限公司的董事长,令他意想不到的是,他10多年前开拓的塔吉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等中亚市场,现如今能得到国家如此重视。“有了国家政策支持,我们开拓市场的信心更足了。”单光林说。  这两年来,单光林率领他的“叶得沙”团队,在中亚地区赢得了较好口碑,2013年出口额700余万美元,2014年出口额超1300万美元,成为柯桥企业出口中亚地区的“一哥”。公司还在塔吉克斯坦的首都杜尚别开设了规模较大的面料批发门市部,辐射到周边国家,甚至欧洲市场。“几乎每月要发30万美元的面料到杜尚别的门市部。”单光林告诉记者,借国家政策支持,他十分看好市场前景。  为沙特“帝王塔”提供钢结构  “精工钢构”在中东搭出大市场  沙特基础工业公司董事长萨乌德亲王在博鳌亚洲论坛2015年年会上表示,“一带一路”给沿线国家人民带来实实在在的好处。  柯桥区的精工钢结构公司便是“一带一路”的受益者,也是为当地带来实实在在好处的推动者。目前,精工钢构公司正在为全球最高的沙特阿拉伯标志性建筑物——“帝王塔”加工钢结构。除沙特“帝王塔”外,精工钢构公司还在负责建设全球最大机场——沙特吉达国际机场、麦加火车站等国际性地标建筑。  “我们早在2008年实施海外市场战略时,就涉足了中东、中亚等地区,2011年开始就与沙特阿拉伯等国家成功合作大型建设项目。”该负责人介绍说,从钢结构部件设计到生产、再到安装等,目前“精工”已在中东、中亚等市场形成了良好的口碑和品牌,为精工制造、中国制造更好地走向全球奠定了一定的品牌基础。  博鳌论坛上发布的“一带一路”路线图,基础设施互联互通是优先建设领域。面对新的商机,该负责人表示,在稳定走出海外市场的基础上,“一带一路”将是“精工钢构”海外战略的重中之重。  柯桥一半出口额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  走出去或有更多商机  “一带一路”对柯桥市场发展影响几何?3月30日,全拼上海供应链公司绍兴分公司负责人卢凯杰专程到柯桥,了解新疆路线的物流公司。“柯桥轻纺城每天有300吨到400吨的产品经新疆发往中亚国家。”卢凯杰说,他们公司是“义新欧”班列的代理商,由于“义新欧”班列开通,每标箱的运输成本就能降低2000元,光运输成本就能增强轻纺城产品的竞争力。  另据了解,随着“并轨义新欧”等服务新模式的推出,柯桥区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外贸出口也呈现出良好发展势头,仅今年1-2月,就实现出口10.7亿元,增长51.16%,高出全区平均增幅15个百分点。值得一提的是,1-2月,柯桥区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出口额占同期全区出口总额的54%。  业内人士透露,当前柯桥与中亚、中东等地区的贸易往来多以通过新疆贸易商或代理商为主,生产型企业直接与消费国市场接触较少。因此,有条件的生产型企业应借当前政策优势,积极“走出去”,拓展新市场,在“一带一路”上找到更大的商机。